位置:首页 > 司法考试 >

智慧评价激发课堂智慧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2-28 23

在许多学校课堂上,“真棒”“很好”之类评价语泛滥,往往教师提议鼓掌多,学生自发鼓掌少;拔高评价多,求实评价少;即时评价多,延时评价少。如果教师要充分发挥课堂评价导向、激励、唤醒功能,课堂评价需要做到:

由直白走向隽永。对于初高中学生而言,简单、直白、拔高评价常常虚假令人生厌,而含蓄隽永评价则彰显教育智慧,培养学习品质,在情感上也易于接纳。比如于永正对学生关于文本中“挡住窗外树叶飘落”理解评价:“母亲这一挡,挡住是儿子对生活绝望,给了儿子一份份生希望,说明母爱是呵护,是引导。”好评价就应这样引领、暗示,对学生学习品质进行有效培养,而非正误优劣简单评判。

由笼统走向精细。笼统评价实际上是对学生回答敷衍,也暴露出教师缺乏随时处理问题机智,对学生答语“抠”得不细、“评”得不准,实际上是对教材理解和学生求学缺乏精益求精意识。而精细评价有助于学生明确错误症结,找准改进方向,澄清旧认知,研讨新问题,探究真结论。

同时,课堂评价形式与内容应该与时俱进,并在实践中不断创新。

直抒胸臆式。课堂评价语从表达方式上讲是议论,评价若与教师这个情感主体密切相连,一定能够感染另一个情感主体——学生。因此,直抒胸臆评价能使教学情境与教学内容相融合,使师生在知识、情感上双向交流。比如,在一次复习课上,教师让学生品析“中国有一种球谁也赢不了,中国还有一种球谁也赢不了”含义,3个学生回答后,教师对其中一个学生回答“这句话有调侃意味”赞赏有加:“‘调侃’一词用得太巴适了,体现出中国球迷对中国足球又爱又怨心理……这句话能说出双重含义不难,但能悟出调侃意味实属不易。”教师这一评价一下营造了良好课堂气氛,为学生后续发言品析“青春期女孩脸是小说,男孩脸是自传”进行了很好铺垫。

双关式。课堂评价语之所以直白,常常是因为教师未关注学习个体和学习个性化,这时结合学习内容和学习个体进行双关式评价为上策。学生刘柯欣用“不必说……也不必说……单是……”造句后,教师伸出大拇指点赞:“这个答案接地气,体现了刘柯欣热爱家乡感情,是六星级答案。请同学们记住,语文答案不只有对错之分,还有优劣之别,希望同学们在学习上始终有精益求精追求意识。”学生申英回答后,教师称赞:“我最喜欢听你声音了,抑扬顿挫,悦耳动听,你将来可以当一个好播音主持。”

差评式。这里差评是有意识,是一种激将法,是以“差”为“饵”,激发学生深度思考、热烈争论、自觉矫正错误一种评价方式,尤其对那些答语偏颇、一知半解者适用。比如,学习《木兰诗》后,一名学生回答:“木兰是巾帼英雄,我为男子汉汗颜!”教师笑说:“此言谬也。我亦痛恨男儿身,要是我生在花木兰那个时代,我一定拖着瘦弱身躯凭着满腔热血去冲锋陷阵,与花木兰一较高下,为男子汉争光。但是,古有穆桂英,亦有杨六郎也!”学生听后大笑,然后明白我用意,继续寻找文本依据,展开了对花木兰形象进一步分析,最终得出了更有价值结论。

(作者单位系四川省邻水实验学校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2月27日第5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