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国内教育 >

巨头入局,备受“偏爱”的大语文为何迟迟不起飞?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9 10


在教育行业,政策是最为直接的助推器。2018年中高考改革明显重视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考察,2019年高考方案中,各地也明确指出加重考察传统文化。政策导向下,侧重培养人文素养的大语文成为备受瞩目的学科培训之一。


继新东方、好未来、立思辰等巨头纷纷布局大语文后,腾讯成为今年首个入局大语文领域的互联网巨头。1月初,腾讯教育旗下企鹅辅导发布了“三位一体生态化语文”产品体系。腾讯入局大语文释放了哪些信号?中高考改革加持下,受到“偏爱”的大语文,何时起飞?


互联网巨头的流量思维


“布局大语文,并不是追风口或时间点,而是体系相对成熟后,顺其自然的结果。” 腾讯在线教育部总经理陈书俊说。1月初,腾讯教育旗下k12在线辅导品牌企鹅辅导发布了“三位一体生态化语文”产品体系,囊括了阅读写作、知识专项、“汉文化”“悦读”等素养专题。至此,大语文赛道再添一将。


不同于其他教育企业,互联网巨头的教育布局一直备受关注。一直以来,将“连接一切”作为最高战略的腾讯,教育是其重要的板块之一。2013年开始,腾讯在教育领域的投资动作不断,并且随着2013年9月 “腾讯精品课“的正式上线,腾讯内部教育业务的发展也拉开帷幕。


互联网巨头布局教育是不同的思维。拼图资本创始人王磊认为,教育是天然的流量入口,因为它连接了家庭、学校、学生以及背后的老师,所有互联网巨头天然青睐将教育作为它的流量入口。这也被业内人士称作头部企业的流量思维。


不仅仅是腾讯,百度、阿里都在教育赛道有所布局。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,教育和其他产业的融合度越来越高,特别是一些行业需要进行产业升级,教育内容的天然属性会赋予其新的声音。



大语文火热

是政策助推下的“概念炒作”?


作为腾讯教育旗下唯一一家k12在线辅导品牌,入局“大语文”与语文改革不无关系。


中高考改革对学生的语文阅读能力和核心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。教育部发布的《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(2017年版)》,对语文学习的广度、深度都有所提升,传统文化的考察比重加大。不仅仅是初高中,小学阶段的语文学习也强调回归阅读,增加阅读量。


陈书俊告诉新京报记者,企鹅辅导的大语文课程不只局限课本内容,还综合了素养提升和体系化训练,培养良好的思维方式,帮助学生掌握读、说、写的技巧,系统化地输出。


同时,大语文天然自带素质教育属性。在他看来,相比于有门槛的物理化学等科学实验,在孩子早期,激发孩子对学科的兴趣,语文是一个很契合的点。“通过‘大语文’体系,不仅只是让学生对阅读产生兴趣,并且帮助他基于阅读,提升写作和口语表达的能力。”


不仅仅是腾讯,2018年下半年开始,多家机构和初创企业进军大语文赛道。记者注意到,目前,新东方、学而思、立思辰、四中网校均发布了大语文产品。产品融合中外文学史、国学、传统文化等各方面,覆盖自然地理、科学技术等跨学科领域。


记者梳理发现,新东方大语文的产品设计以文学(包含名著&名人)、写作、国学为主,通过参阅众多书籍、学科论文,结合3-6年级学生的发展规律设计研发了一套教材体系;学而思大语文强调“通史博文、知人论世”,推出了中文分级阅读体系;北京四中网校的“龙之门大语文”,采用“群文阅读”教学模式,围绕某一个主题,设置“古”“今”“中”“外”四篇文章,通过阅读更深入理解这个主题,进而达成品格塑造和情感养成。


整体来看,除龙之门大语文外,多数侧重讲“文史”。主张通过大量的阅读输入,提升学生的知识储备和语文综合能力。


有业内人士认为,大语文赛道的火热是政策助推下的“概念炒作”,说到底都是在谈语文核心素养培养。新京报此前曾报道,北京市教科院教研员连中国表示:“语文没有‘大语文’‘小语文’之分,真正有价值的‘语文’只有一个,它的核心意义和价值就是以语言文字为媒介,促进人的心灵结构、精神结构和思维结构发生变化。语文教学既不是教识字,记忆固化的‘知识点’,也非庞杂融汇,搞成‘乱炖’;其核心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内在统一,帮助人们理解汉字的气质与精神。”


“整个大框架是相似的,都绕不开中高考。” 陈书俊说,从文章的选择到与多媒体形态的结合,大语文赛道仍有空间。


“不同于英语、数学学科,还没看到有明显优势的机构,大语文赛道才刚刚拉开。”龙之门大语文联合创始人、CEO张越认为,语文培训市场是新蓝海。不管是从提分还是素质培养来看,家长对于大语文的需求是存在的,未来赛道还将会涌入越来越多的机构。


新政下部分机构大语文业务更名


政策一方面为语文市场带来红利,一方面,也提出了更多规范和要求。


2018年8月,“史上最严禁补令”《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发布,重点规范语文、数学等学科培训,坚决禁止应试、超标、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。相继推出的《北京市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标准(暂行)》也明确,学科类培训要简洁直观规范命名,比如“小学三年级数学培训班”、“初中二年级语文培训班”,教学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区中小学同期进度。


“大语文”等学科培训,必须按照教学大纲内容教学。业内人士指出,涉及文学素养的大语文课程或将属于超纲范畴。


政策影响下,已有机构开始做出调整。据自媒体“黑板洞察”报道,立思辰“大语文“更名为“立思辰文学文化”。记者了解到,高思的大语文课程也已经统称为“某年级语文培训班”,但内容仍然与此前的大语文课程相同,涉及古文阅读、写作等。


张越认为,目前政策中长期来看,对大语文市场影响不是很大。“孩子需要大量阅读,对于提升语文核心素养是有帮助的,从这点看,符合国家方向。”


他表示,校外培训机构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,不能干扰到语文的日常教学。培训机构的治理是需要的,这对于规范行业健康发展有好处。



培训效果难以量化

教研能力将是竞争关键


不同于数学、英语等学科培训,大语文的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。同时,相比于其他学科,语文素养需要长时间潜移默化养成,较难在短期体现“见效”,且学习效果相比于其他学科难以直接量化。


“这种竞争会体现在台面之下,就是在家里练内功。” 张越认为,教学效果的反馈,教研的打磨,是接下来最大的挑战。“不要看他上得很热闹,而是上完课落下什么。任何培训不能脱离课堂的学习和考试,短期应该有所体现,如果半年一年还没有成绩变化,或者是孩子的能力没有得到提升,培训效果值得商榷了。”


陈书俊认为,从教学内容,到每个环节的设计,包括什么年级选什么文章,怎样进行扩展,如何设置练习考察学习成果等方方面面,都需要教育从业者花时间探索。


语文属于长期积累的科目,适合在线教育随时、随地学习的特点。在他看来,将互联网技术与课程设计相结合,增强教学的趣味性,开发更多样化的课程内容,仍需要时间考验。“不同于英语,几十秒就可以做一个互动,语文的挑战是任何一个章节都很大,如何将课程切割成多个有趣的点,让学生在趣味学习中获取知识,是一大挑战。”

 

张越认为,语文学科可扩展的方向和领域非常多。目前大部分产品集中在写作和阅读方面,其实听说也是可以扩展的重要方面,值得花时间打磨出好产品。


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 编辑 潘灿 校对 何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