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樟柯《江湖儿女》里的情与义
toutiao

2018-05-17 00:00:00

“从江湖入,从人出”

152621388759906300_a580xH

法国当地时间5月11日晚,贾樟柯新片《江湖儿女》在举行全球首映后,全场观众赞誉不断,掌声持续了7分钟之久。现场众多媒体与观众都对电影表达热烈的赞赏。《江湖儿女》被认为是一部贾樟柯电导演生涯迈入新阶段分水岭的作品。

2008年到2018年十年间,贾樟柯五次入戛纳,《二十四城记》、《天注定》、《山河故人》以及新作《江湖儿女》入围了主竞赛单元,《海上传奇》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。2015年,贾导获得戛纳电影平行单元“导演双周”金马车终身成就奖。颁奖词这样描述贾樟柯:“贾樟柯是继安东尼奥尼之后,最会处理时间和空间的导演”。

对于是否获奖,贾樟柯曾引用一句法国作家的话表达自己对于戛纳的感情,“我愿意在一个尊敬电影的地方失败,也不想在其他任何地方成功。”

60ca8a58gy1frc03sjee3j22c02gtnpf

截止到目前,戛纳最新场刊评分,是枝裕和《小偷家族》3.2,目前最高。

戈达尔《影像之书》3分,贾樟柯《江湖儿女》、《冷战》、《幸福的拉扎罗》2.9。

《江湖儿女》时长是2小时21分钟,是贾导作品中时长最长的一部。擅长玩时间与空间的他,在《江湖儿女》中展示了更大野心。

该片在时间、地域的空间跨度很大,赵涛所饰演的女主巧巧要从2001年演到2017年,16年的跨度,某种意义上串联了贾樟柯以往的作品。电影拍摄辗转三峡、大同、新疆等地。其中有许多素材是贾樟柯过去所拍摄的,因此观众可以看到数码、胶片、DV等6种影像画面。他说:“这是我个人记忆里18年影像的演变史。我和摄影师用这样的方法,一方面拍人物的变化,一方面对导演来说,也在回忆我们曾经怎样面对过我们自己。”

首映后第二天,贾樟柯和主演赵涛、廖凡会见了中国媒体,详解了《江湖儿女》里的情与义。

贾樟柯透露,整部电影追求的是“从江湖入,从人出”,理解廖凡这个人物关键的是理解他最后的出走。江湖呈现出的吸引力,就像电影的吸引力,贾樟柯笑言自己常常想不拍电影专心写作,但每次不到两个月又忍不住写剧本。微信图片_201805dd15175707_副本

赵涛饰演的巧巧寄托了贾樟柯珍视的江湖情义。赵涛此番挑战17年前《任逍遥》、12年前《三峡好人》的造型和人物感觉,角色年龄跨度大,表现空间多,被媒体认为有冲击本届戛纳影后的希望。对此,赵涛表示,能带着作品来戛纳已经很开心,得奖要看天意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727

《任逍遥》


江湖元素解读

“从江湖入,从人出”

 

  Q:《江湖儿女》讲的是人物的命运在不同时空下的互相交错,延续了《三峡好人》和《任逍遥》,像是贾樟柯宇宙的开始?

  贾樟柯:我觉得就是按部就班,个人对电影和社会的理解,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,最初的灵感来源出了非常想拍江湖的故事,确实江湖的世界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世界,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世界,是情感浓烈也浪漫的世界。

  契机是整理过去的素材,看到2001年《任逍遥》时期赵涛的形象,一直到2006年《三峡好人》的形象,包括现在赵涛的形象,《三峡好人》和《任逍遥》里面不同的角色,在我的想象里变成了一个人物,变成了巧巧这个人物。斌哥也是延续的,看过《任逍遥》和《三峡好人》,里面赵涛的男朋友都叫斌哥,巧巧和斌哥又发展出了故事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732

《三峡好人》 

  从电影影像的创作上,开头用了01年的纪录片,也和摄影指导用了六种摄影器材来呈现时代的变化,是我个人影像生活的记忆。从入狱到新疆的部分,是胶片质感,最后用最新的数码设备。

  Q:《江湖儿女》又一次用了叶倩文的歌,为什么这么喜欢叶倩文?

  贾樟柯:叶倩文的歌声就是江湖的歌声,江湖浓情,有情有义,我写过一个微博 ,我说在听老的粤语歌就是能听到情义,现在变化很大,有好听的节奏和旋律,但是像叶倩文歌声里的情义越来越少了。

QQ图片20180517140802

贾樟柯的微博中多次提及叶倩文的歌曲

  Q:通常这种讲情义的片子都是男性角度,《江湖儿女》反其道而行之,好像男人都自私自利,有些猥琐,女人是有情有义的。

  贾樟柯:我毕竟是个男人,是以男性的角度在理解女性。怎么理解这两个人物呢?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赵涛的感情生活没有接纳新的人,也没有接纳斌哥,所以斌哥跟她拉手之后她拒绝了。我生活中好几个朋友是单身,人到四十还是单身,情感履历中选择一个人生活,这种选择是非常独立自由的。

  理解斌哥这个人物的关键是最后的出走,他的心在江湖,他也是因为自由的促使,他还是喜欢自由的生活。这并不是单单讲江湖问题,从江湖入,从人出,这是我希望电影做到的。一开始是兄弟里的大哥大嫂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17 f5707_副本

外媒的评价

  Q:涛姐怎么理解江湖?

  赵涛:江湖对我来讲一部分是挑战正常秩序法律的充满危机的,另一方面又是浪漫的,在文学里面,讲述江湖都会塑造男人之间的情义,是共同面对危机时缔结的情谊。巧巧最后对斌哥的收留照顾,没有感情,但是义是一直在心里,她觉得行走江湖,一定要遵守义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810

拿戛纳影后要看天意

  Q:2001年和2006年的部分分别还原了《任逍遥》和《三峡好人》,在这次重新塑造中,如何平衡还原和创新之间的度?

  赵涛:我第一次拿到这个剧本应该是拍摄前半年,我看到这个角色之后特别兴奋。巧巧这个人物让我非常震撼,我等到了期待已久的角色,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,比如大年龄段的跨度,演员有很多创作的空间,整个影片又是空间上的转换,大同到三峡到新疆,大环境的转换对演员也是挑战。

  这个角色最吸引我的是戏剧性,我很奇怪这么简单的女孩子怎么一步步变成强悍的女人,尤其是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地下社会。我们有很多这样的女性,人到中年说话声音很大,但关键时刻能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家庭和尊严。我没有地下生活的经验,但是不重要,我看20多岁和40多岁的剧照照片,我非常兴奋,可以想象这个女人的很多故事,带给我很多表演方面的想象。岁月痕迹在巧巧脸上一点点显露,很有魅力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813

  Q:为了呈现年轻时的状态,导演和涛姐是如何沟通的?

  贾樟柯:造型上来说延续了《任逍遥》,赵涛的衣服完全是《任逍遥》的衣服。当然形体和容貌上也要回到那个年代,还有妆发上要有世纪初的特点,我们特意从法国请了化妆师来画年轻时候的妆,我相信涛画好后就有信心了吧。

  赵涛:我听到这个计划,01年的部分会采用《任逍遥》里面巧巧的造型,06年的部分采用《三峡好人》,我是非常兴奋的,从来没有一个电影把相同、不同的人物同时融合在新电影里,我觉得我穿上以前的衣服就立马回到了那个时代,我非常激动,我真的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816

赵涛重现17年前造型

  Q:所以这些衣服真的是当时穿过的吗?

  贾樟柯:重新做的,但样子是以前的。

  Q:贾导的片子每次媒体评价都很好,但是涛姐一直以来没有在戛纳拿过奖。

  赵涛:其实没有什么失望,对我个人来讲我从02年《任逍遥》第一个电影进入到戛纳之后,很多经验从那个时候已经有了,我们这个团队的作品能够来到戛纳,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电影节,已经是非常重要和开心的了,能否拿奖要看天意。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拍好每场戏。

贾樟柯(左起)、赵涛、廖凡

  Q:贾导有没有觉得亏欠了涛姐一个奖?

  贾樟柯:有点不好意思啊,赵涛和我一起合作完《二十四城记》之后,她就在国外拍了两部影片,突然就得了意大利金像奖最佳女演员奖,我作为导演有一点小嫉妒,为什么不在我的电影里得奖。《山河故人》后来拿了很多奖,是对她工作的肯定。

  Q:怎么评价两个演员的表现?

  贾樟柯:小旅馆那场戏是一个长镜头,完全拍要7分多钟,我们制片觉得要拍十几条,觉得胶片不够就要回100多公里的驻地去拿。事实上我们只拍了两遍,用的是第二条,第一条没有用是因为两个演员互相的感染,都是泪流满面,我说不能用,虽然感情非常真挚,但是这个电影应该克制一点。我对演员非常满意,两个人遇到一起,在表演上就是雷电交加,两个有能量的人,撞击在一起给《江湖儿女》带来了容量。

微信图片_201805dd15175707_副本

外媒的评价

贾樟柯的电影江湖

“江湖的吸引力就像电影的吸引力”

 微信图片_20180517140825

  Q:斌哥这个角色很复杂,他最后的出走是什么心态?

  廖凡:我看完第二遍还在讨论,有时候你在江湖中,是无可自拔的,是身不由己的,被生活推着走,想改变却改变不了。

  贾樟柯:因为我各种工作很多,也写作、也拍电影、也做影展、也开餐厅,我无数次告诉自己不拍电影了,好好写东西,但过了两个月又开始写剧本了,江湖的吸引力和电影的吸引力一样,过了两天又在路上了。

  Q:导演自己对生活中的江湖变化有什么特殊感受吗?

  贾樟柯:我好几年前搬回老家住,我现实生活中离电影比较远、离家乡比较近,平常都在老家,朋友同学来来往往吃吃喝喝,很享受这样的人情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7140828

  Q:廖凡的角色有没有寄托导演个人的一些想法?

  贾樟柯:我记得写剧本写到廖凡走,廖凡虽然好像是寄人篱下,但是他走的那一刹那,我突然觉得他是在离开家,他不是在离开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借居的地方。我一刹那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离家出走的经验,写到那里自己很感动。

  Q:如何评价电影里其他导演们的演技?

  贾樟柯:他们非常优秀。江湖就是人,所谓闯江湖,并不是空间意义上的,所谓江湖儿女,出场人物非常多。写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同行好朋友,觉得他们演最合适。比如三峡部分赵涛去骗钱,我觉得张一白很合适,比如火车上徐峥,比如小刚的冯大夫,这些同行的形象都在我脑子里,很自然就想到由他们来演。他们好到我想给自己安排角色,都想不到。

  Q:从影像创作角度,这次用了六种介质和以前的素材,过去的素材给你带来更多的是激发还是限制?

  贾樟柯:是一种启发,无论是过去拍的素材,还是不同的媒介,都必须重新组织和创作,有序糅合到新的人物和剧情上,是电影的起点,但是完成后已经脱胎换骨,是独立的生命。


  
本文由 @toutiao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分享到
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相关推荐
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>
Top 博聚网